七七书包网 > 科幻小说 > 一代天师 > 第706章 门徒
    第706章 门徒

    在八字理论中总共有三千多个神煞,只有十几种是好的,其余都是凶煞。比如什么河魁,天罗、羊刃、勾绞、十恶等等,反正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啥好鸟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煞,它的成因其实很复杂,大抵是和人的生辰八字再加上亡日的八字综合推算而来。煞有千百种,听起来都挺可怕,可其实真正沦为大凶的也就那二三十种,其中多数是不常见的。

    但煞这玩意儿,在查文斌看来,不过还是一种略带迷信色彩的东西,他把这类乌七八糟的东西统称为邪物。起因通常还是因为心中有执念,怨气未肯消散罢了。而这种人死后,通常就会变成民间口中的“厉鬼”。

    这种事对于他来说,已是驾轻就熟。一番打听,当日中午便就赶到那贵妇棺木停留之地:当地的一座殡仪馆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“我是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道士?哦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出现道士,那是非常常见的,工作人员以为这是哪家的家属请来的白事先生,也就让查文斌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贵妇姓蒋,名丽红,今年不过四十八岁。按理来说,人死后拉到这儿来停两天也就烧了。可蒋丽红是死于非命,虽说动手的是自己的丈夫,却也涉及到过失杀人的问题,所以这一时半会儿还不能烧。

    通常这种尸都是被放在那种大冷冻的格子间,可蒋家有钱有势,就专门租了个灵堂摆放冰棺。

    灵堂里闹哄哄的,有生人进来却也正常,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生前的朋友,又或者是哪个不怎么见面的远方亲戚。所以,查文斌绕着那冰棺来回转了几圈,也都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,一直到他主动开口询问,这才让人给对接了那蒋丽红的儿子,蒋忠孝。

    蒋忠孝是随母性的,这也就说明他父亲当年是入赘了蒋家。一见面,查文斌便表明了身份,说自己也是个道士。可名讳还没说出来呢,那蒋忠孝提起拳头便砸了过来,恰好被那身旁的叶秋给拦住。一听是道士来了,灵堂里的人也都跟着激动起来,瞬时就把三人给围着逼到了墙角边,口中那更是各种叫骂。

    有叫他下跪磕头的,有叫他偿命的,祖宗八代更是被人个问候了一个遍。那查文斌是根本没有机会来得及解释,那拳头,杂物就像雨点一般飞了过来。要不是叶秋和风起云护着,估摸着查文斌当场就得让人给干死了!

    很快,这失控得场面惊动了外面的大批保安,局面稍事缓解过后,查文斌这才能有个机会继续张嘴。

    人群中,一个年级稍大的老人站出来道:“你真是查文斌?安县太平观的那个查先生?”

    “是我,”他擦了一把嘴角的血,也没顾得上整理狼狈不堪的衣服,又道:“我此行来,即不是来劝和说事,更不是来跟大家结梁子,只是听闻蒋女士也是个善良之人,过往对山门也有过恩惠,所以这才前来瞻仰悼念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那蒋忠孝指着查文斌的鼻子骂道:“要不是你们这些臭道士胡言乱语,我家怎会出这种变故?你们给我等着,这笔帐我会慢慢跟你们算的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个巴掌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,动手的正是刚才说话的那老人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你知道他是谁嘛?赶紧给人跪下赔罪!”

    那蒋忠孝也吼道:“我管他是谁,只要是这些江湖骗子,以后我见一个打一个!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又是一个巴掌,这巴掌打的是比先前更重了!那蒋忠孝还是不服,依旧恶狠狠的看着查文斌。那老人“啪啪”又连着两个巴掌上去,第三个巴掌时,查文斌伸手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可以了!”

    蒋忠孝朝着查文斌又是一脚踹了过去,吼道:“你装什么好人啊!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跺脚道:“把这个混账东西给我拖下去!”

    待那蒋忠孝被脱离开来,只见那老头膝盖一弯,作势就要跪下。查文斌抢先一步抬住他的胳膊连胜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,使不得使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那老人叹了口气道:“哎,这孽畜不懂人情世故,我给查先生赔罪了!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查先生贵人多忘事,太平观落成那日,我也曾在场,为查先生的风采所折服。”他摇头道:“可惜啊,我这女儿拜错了山门,才枉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,”查文斌道:“我是差人查了当日礼单,里面却有记录蒋丽红女士所赠鎏金梅瓶一对。原来,您二人是父女,节哀啊,老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惭愧!”老人握着他的手道:“早就听闻查先生的大名,那日所赠梅瓶是以我女儿的名义。本想给她讨个彩头,可却又被先生给拒了,也就没好意思叨扰先生。不成想,先生竟然还记下了这事儿,特意跑这一趟却还遭了这般对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理解,这不怪他。”查文斌转过身也对着其它宾客道:“查某人不能代表天下道士,也不能代表哪个山门,我今天只代表我自己前来,请各位给我个上香的机会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谢谢查先生……”那老人家更是眼泪汪汪的拉着他的手走到冰棺前道:“丽红啊,你睁开眼睛瞧瞧吧,你最仰慕的查文斌,查先生来看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想想,这事儿的确巧了。那日他们也算擦肩而过,殊不知,这对方其实都是“熟人”了。

    礼毕了,关系也就拉近了,查文斌择了个机会提议要去蒋家看看。

    这老头更是巴不得啊,这查文斌,多少人想请都请不来的。恰逢家里又出了这么档子事儿,本就是家宅不宁,当即便亲自放下这边的事务陪着查文斌回了那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那蒋家大宅是在市里一处闹中取静的山坡上,从地形上看,风水也是绝佳。进了宅子,也有少量亲属在议论,见老爷子回来了,还带着个生人,便也觉得奇怪。听闻这居然还是个道士,更是不能理解,这家不是才被那个道士给霍霍了嘛?怎么又请来一个?

    查文斌也懒得搭理那些异样的眼光,架着罗盘在客厅里走了一圈后,把目光锁定在了正侧厅的一处小凹角里。只见那凹角处摆放着一个神龛,神龛的前方有一做工考究的香炉,只是供奉着的那个神灵模样有些奇怪,不是寻常能见到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但查文斌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东西,它的名字叫做:毗舍阇,又名癫狂鬼……